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股票报价查询:
  3天42亿元 大宗交
  五粮液大宗交易成交1
  中兴通讯又见神秘批发
  万科事业合伙人又出手
  股东方通过大宗交易6
  机构账户03月17日
  64.66元/股!智
  先锋新材(30016
  注意了,下周解禁市值
  楚江新材(00217
  3月4日深市大宗交易
  市场火热股东惜售 机
  3月2日深市大宗交易
  上海至纯洁净系统科技
  2月26日深市大宗交
  申通快递02月25日
  上海银行现2笔大宗交
  上海证券市场大宗交易
  今年以来大宗交易53
  易见股份02月18日
  2月17日两市共56
  1月份A股大宗交易成
  上海沪工实控人方面拟
  世纪华通现30笔大宗
  沪深两市02月11日
  伊之密02月10日发
  私募多手段抢筹:大宗
  顺丰控股现8笔大宗交
  深市2月5日大宗交易
  深市2月4日大宗交易
  沪深两市02月03日
  周大生:股东“北极光
  双黄连概念太龙药业涨
  大宗交易4年首次跌破
  10倍股诚迈科技前脚
  2019年大宗交易回
  2020年首例举牌锁
  增收不增利、大批股东
  重要股东减持,东方通
  券商股节节走高 大规
  A股"限购令"又来!
  高溢价收购,承诺期刚
  农发集团拟受让27%
  3000亿解禁潮来袭
  大宗交易4年首次跌破
  金基窝:大宗交易透露
  大宗投资回归一线城市
  雪松控股补强大宗商品
  华工科技(00098
  1月21日两市共59
主业不振中期亏损 南京化纤内外兼修寻求突围

 粘胶纤维行业持续低迷的市场表现,让从事粘胶短纤生产的南京化纤经营陷入困顿。8月1日,南京化纤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66.2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130.39万元,仍处亏损状态。

该公司董事会秘书陈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粘胶短纤产品售价持续低迷,近期更是创下8000元/吨的历史新低,在消化前期高价位成本的同时,低售价使得粘胶短纤产品平均每吨亏损达千元以上。下半年,公司将加快粘胶纤维主业提档升级,同时积极探索并购业务,改变公司产业结构单一现状。

  粘胶短纤售价再创新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纺织化纤行业景气度下滑,纺织品出口萎缩,粘胶短纤下游企业开工率大幅下降。

  全球纺织网数据显示,相较2018年末1.32万元/吨的售价,粘胶短纤2020年6月末的售价已下探至8100元/吨,下跌近38.63%,创下20多年来的低位。

  粘胶纤维行业长时间的低价周期让南京化纤这样一家从事粘胶纤维生产50多年的公司陷入巨大的经营压力。

  2020年上半年经营数据显示,上半年南京化纤粘胶短纤生产量为14224吨,销售量10216吨,现有库存8097吨。相比2019年同期,粘胶短纤产品的生产量和销售量分别减少5246吨和12001吨,同比下滑27%、54%。今年上半年,公司粘胶短纤营业收入仅7813.17万元,去年同期该项收入为2.34亿元。

  “最近粘胶短纤的价格又下降到8000元/吨。”陈波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下游企业对粘胶短纤的需求量锐减,短纤产品的销售非常困难,公司面临的经营形势是比较严峻的。”

  “粘胶短纤就是人造棉。现阶段中国轻纺业受到多重压力,比如海外新冠疫情、现金压力、市场萎缩等多重利空因素,导致短期市场需求下降,从而从产品端蔓延到了供应链的上游。另外,也要注意到化纤类产品也和油价绑定,如今全球原油产能过剩,油价萎靡不振。至少今年粘胶短纤行业想要快速摆脱低迷状况是比较困难的,预期2021年会出现复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粘胶短纤下游产业出口受阻势必会影响到上游企业,接下来下游企业总体来讲会往内需市场去拓展,随着下半年天气转冷,下游产业开工率的提升,未来价格不排除会有一定的缓慢上升。”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探索转型升级寻求突围

  “今年我们的目标是保盈。”陈波告诉记者,“公司一方面优化资源配置,盘活存量资产,筹备资金发展主业;另一方面正在抓紧推进年产4万吨莱赛尔短纤维项目建设,促进粘胶纤维主业提档升级。同时,我们也在积极探索并购业务,改变公司产业结构单一现状,尽快拓展第二主业。 ”

  今年6月初,南京化纤曾停牌筹划收购上海越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并募集配套资金的事项。但因交易涉及部分不确定因素影响,重组一事最终宣告终止。采访中,陈波告诉记者,“公司把新材料、节能环保及高端智能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作为第二主业拓展重点方向。上半年,公司与相关中介机构共同考察、走访了多家企业,争取尽早能锁定并购标的。”

  “现阶段化纤行业企业谋求第二主业是值得理解的,很多人认为这个行业属于夕阳产业。从长期看,低附加值行业生产可能会被淘汰到越南和印度等国。”盘和林表示。

  “未来半年左右或者更长时间,粘胶短纤产品要恢复到一年前的价格水平目前还没有清晰的迹象,所以对于这个行业的厂商来说,发展与原有产能或者生产能力相匹配的上下游产业作为支柱是一种必然。”张毅告诉记者。

  谈及企业第二主业突围的方向,张毅建议,“突围的方向和重点不能一概而论,总体来讲要依托企业原有的产能、技术研发、人才以及供应链体系去做第二产业的延伸,这是一个比较稳妥的方式和方向”。


中国股票博物馆 中国证券报 中国证监会 上海黄金交易所 上海期货交易所 上市公司资讯网 中国金融新闻网 华讯财经 全景网 腾讯财经
凤凰财经 中金在线 同花顺 大智慧 中国证券报 证券之星 和讯网 中国财经信息网 上海热线财经频道 TOM财经
搜狐财经 新浪财经 证券时报 深圳证券交易所 上海证券交易所 金融界 上海证券报